是花菱草。 
我一直想知道在武陵遇到的這花叫什麼名字,
今天逛著逛著,我找到了。

這是花菱草,她也是美國加州的州花。


你想我會這麼喜歡這樣柔軟但風吹卻不會影響她的美麗的花,
會不會是因為她是罌粟科(花菱草屬)的?
而我一直很喜歡的另一種罌粟科的花,原來叫做虞美人(Papaver rhoeas)
因為她是罌粟屬的,我想這台灣不會出現沒錯,
希望有朝一日我可以親眼看到她。

說到『虞美人』你記得李煜嗎?
我很愛他的詞,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還有這首『相見歡』: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鄧麗君把這首歌唱的真的很好聽,我也唱的很好聽唷 :)

BTW 我那個說要絕食的爸爸,晚餐稀哩呼嚕的吃了麵疙瘩,
我想應該是中午沒吃很餓吧:)
任性的要命跟小孩一樣,真的很糟糕...
不過他要是真的晚上不吃我也是會擔心的說,
有吃就好,希望他早點氣消就是了。

最近開始正式進入電子零組件業的黑暗期了,
貨交不出來,每天都在趕urgent shipment,
而且才5月就說要缺到年底了... 是真的會這樣嗎?

嗯,要活在當下,先別想這麼多吧。

希望明天別下雨 別患Monday blues的Liz

[ 2 回應 ] ( sb_view_counter_plural_pre90預覽 )   |  permalink

<<第一頁 <前一頁 | 71 | 72 | 73 | 74 | 75 | 76 | 77 | 78 | 79 | 80 | 下一頁> 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