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s | 20101108 Farewell 
十一月八號,一個晚上沒闔眼,
嘴裡唸著阿彌陀佛,嗡嘛呢叭咩吽,我記得把婆安頓好已經是早上七點了。

嗯,對,我親愛的外婆走了,我沒有哭很多,
但碰到某些字眼,眼淚就會自己噴出來。
昨天晚上真他媽的很冷,不知道助念室幹麼設在山邊?
冷空氣下降直接降到房子裡面了說。

記得上星期五下午她莫名其妙吐加上嗆到肺又發炎,之後情況就不好,
那天晚上,我跟弟兩個人都陪著她,
看著那台很討厭的機器,血氧指數上上下下,
雖然只睡一個小時,但竟然沒有很累,
我想沒睡著完全是因為我一直在跟婆說話的關係。
(寫在信紙裡面,我現在不敢打開來看說,我會哭...)

之後幾天婆越來越喘,但情況就還好,
昨天很妙,我完全想不起來我上班上的好好的幹麼要去找禮儀公司,
還跟弟約好一起請了假,而且很順利的都談好了,
就在這天晚上,婆很平靜的放下呼吸走了。

我在想是婆在擔心我們會手忙腳亂,
所以等我們對她的事情有了方寸,她才安心,才安祥的離開。
畢竟都喘了半個月了,我在床邊學過她的呼吸次數,
真的好喘,她怎麼這麼厲害可以撐這麼久?
媽說,婆一直很堅強,
就算她10/26那天就沒睜開眼睛看過我,我還是知道她很堅強沒錯。

接下來還是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繁文縟節,我最討厭了,但為了婆我會加油的!

婆,像我們昨天說的你現在不喘了,病也都好了,
要記得跟著光去菩薩那邊,我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別擔心我們囉。
明天,我去幫你找房子住,妳要乖唷 :)

我要開始努力想一下,好多好多年前,妳生病前的樣子。
愛妳的翠麗,



[ 4 回應 ] ( sb_view_counter_plural_pre102預覽 )   |  permalink

<<第一頁 <前一頁 | 45 | 46 | 47 | 48 | 49 | 50 | 51 | 52 | 53 | 54 | 下一頁> 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