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s | 20101026 
現在的心情就跟桌子上的東西一樣亂成一堆。


從韓國回來的第一天,讓自己休息的這個上午,
把昏迷的婆送上救護車,
坐在前座,兩個街口的距離,我竟然忘記自己在想什麼。

我們在韓國的第二天,
媽在遊覽車上打盹的時候,
她說很清楚的看見外婆,我安慰她說就當是夢,沒事的。
這有什麼關聯嗎?
我在車上好像有想到這件事情。

七點可以進加護病房的時候,
婆還是沒醒,變的有點發燒輕微肺炎,
好像有點嚴重的簽了放棄急救同意書,
然後我想起皮包裡面那張中午簽出來的病危通知,
我簽名的時候是什麼心情,我竟然也忘記了。

婆會好的吧,我想她明天就會醒過來了。
嗯,我想是的。

整個很想哭,唉。
如果現在是寫韓國的遊記那該有多好。

Liz,


[ 4 回應 ] ( sb_view_counter_plural_pre79預覽 )   |  permalink

<<第一頁 <前一頁 | 46 | 47 | 48 | 49 | 50 | 51 | 52 | 53 | 54 | 55 | 下一頁> 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