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s | 20130329 鐵腿小旅行 跟媽咪。 
這週五跟媽媽去了明池,
雖然很擔心的壞天氣,還是攪了局,
不過壞天氣也好,好好在飯店休息,今天媽媽就不用煮午餐也不用管晚餐,
誰也破壞不了這個計畫好久的小旅行。

一樣坐接駁車九點出發,到明池山莊差不多已經中午了,
Check in 之後,我們慢慢的走到明池湖,沒想到竟然霧成這樣。

完全沒有湖的feel.


落羽杉綠油油的好清新。


應該是天氣真的很不好,到明池這幾次,每次風景都不一樣,
能夠霧的亂七八糟其實也很令人驚奇。
跟媽媽吃了甜糯米飯跟水果當午餐,環了湖一圈,
雖然又是撐傘又穿雨衣,但心情還算愉快。

過年的時候幫媽媽買的uniqlo 她總是捨不得穿,
紫色看起來挺有精神的嘛。


唉呦,怎麼霧成這樣,我的小黃讓我在霧裡還是很閃亮啊!
Nikon的小DC Auto模式,這張ISO 竟然是80 很妙。




春天的葉子。


走了一下靜石園,媽媽小小個,撐著雨傘在研究看板 好可愛。


走完靜石園,我們本來打算去餐廳喝個下午茶,
完全對山裡的下午茶沒抱甚麼希望,但點了咖啡之後,竟然說咖啡機壞了,
也讓月底口袋空空的我,省了三百喝下午茶的錢吶。
我還是不懂,到底弄杯好喝的咖啡哪裡難?

就這樣,我去問了櫃檯能不能先進房(還差半個鐘頭)
然後我們這天就待在房間沒出去了。
晚餐吃了泡麵(被弟弟罵說出門幹嘛要吃泡麵) 我倒不是為了省錢,
實在是餐廳的東西真的還好,吃泡麵愉快多了。

這天,我看電視到11點多才睡,媽媽開心的打著呼,看起來挺舒服的。

隔天早上,媽媽的鬧鐘4:50就響了,
因為我們要參加棲蘭神木園的生態導覽,七點半要出發,所以六點半就必須吃早餐。

吃完早餐,先在明池神木拍一張。
我還是搞不懂 縮圖不是無醜圖,怎麼都會被我縮成這樣...
越看越不順眼,但又沒輒...


在坐車到神木園的途中,經過園區的關卡後,
我就開始找有沒有甚麼好植物的蹤跡,結果路上真的好多七葉一枝花,
我開始期待,等下開始走步道的時候,他會在步道邊迎接我。
一路在車上看著看著,我竟然還看到三朵台灣一葉蘭,
感動得要死,如果能拍到該有多好。
(但沒有,回程還是只能眼巴巴的跟他say goodbye)

到神木園了!


神木園有長程跟短程的距離可以選,我們大家選了2.3km的長程。
這是我唯一記得名字的一顆神木,他是孔子。
媽媽快要瞇眼睛,我好像要說話,幫我們拍照的阿姨很熱情一把的。


媽媽拿著愛心竹手杖,一路都在唸說 拿那個很麻煩。


這樣的樹木 矗立在這樣安靜的深山裡,累積著甚麼?


倒了的老樹能讓小樹紮根 (導覽說這裡的賽德克巴萊的場景。)


一路上都是捲耳,這樣一簇 雖然有的已經枯萎,但還是很討喜。


走了好久好久,找了一路的七葉一枝花,
終於在一個轉角出現了。
GF1


小Nikon (這個顏色看起來比較正確)


這一路上,導覽人員都在教我們怎麼分扁柏跟紅檜,搞半天我還是分不出來。


走完這2.3km 到服務中心吃了便當,
然後在等車回飯店的時候 遇到一些日本楓,真讓人開心。




坐上接駁車,因為離下山的時間還有一些,所以我們在明池湖下車,
這天份的明池,終於露臉了。


媽媽很開心,兩天看到兩種不同的風貌,加上中午的便當他很滿意啊。
鴨子都在跟人要食物吃哩。
(我的腰包很可愛吧 :) 請忽略很粗的大腿 謝謝)


一起休息中。


媽媽換了帽子,愛漂亮的要命。


走了半圈,準備從蕨園出園區,媽媽一直說 拍太多拍太多 但還是一直拍。


然後你猜怎麼著,七葉一枝花 蕨園這塊都是七葉一枝花啦 吼。


這裡的植株很高,而且花上沒有鬚鬚,我晚點好好了解一下他。
就說膠靴是我的好朋友,到底誰敢站在這樣可能會有怪東西出沒的草叢裡!
七葉一枝花就在我的頭旁邊,請仔細看。


看起來好開心的一朵花,JOJO說知道哪裡有 我們下次就可以來看了。




媽媽拿了一些路邊被除草除下來的小野花,說要種給我。


接下來回到山莊,我們就準備下山了,
中間在棲蘭休息了一個多小時,因為媽媽已經沒耐心去聽導覽,
我們就自己去逛了一下 :)
在一叢很臭的花裡,我們玩了很久 (甚麼姿勢都矲的出來)


然後我也很可愛的擺了兩個姿勢 :)
唉呦 擺姿勢是我的死穴啦。


這些花真的很臭唷。


就這樣,我們回到台北 在家裡吃了晚餐,
媽媽的生活又恢復了,一成不變但還算是簡單順遂的日子。

我希望,爸爸媽媽能健康平安,弟弟也能不要讓他們擔心,
一直過著一成不變但還算是簡單順遂的日子,也算是福氣吧。

也想睡午覺的Liz.

[ 3 回應 ] ( sb_view_counter_plural_pre972預覽 )   |  permalink
Days | 20121027 at home 
星期四熱水器掛點,害我們洗了冷水。
新買的那台,星期五晚上裝到快十點 (裝了四個鐘頭),
我跟JO連晚餐都沒吃,一直看著很丁精的師傅,弄這弄那。
沒想到現在大樓規定要裝的"強制排氣"加上"數位恆溫"的熱水器這麼高價,
不過,經過週五晚上跟剛剛的洗禮之後,還算值得。
林內啊林內,你讓林北花不少錢啊...

上週起肖的採購沒來,
但在我眼裡一點能力都沒有的主管卻一直找我麻煩。
公司說助理太多,要review人力卻不去看看那些領三個助理薪水的主管,
每個公司都有他自己的問題,我真的覺得該有人把那些上樑給拆了。

這週六,我跟弟弟帶著媽媽去台中看骨折開刀放骨板的阿姨,
阿姨恢復狀況不錯,閒聊一下,在中友附近的春水堂吃了午餐,
我們去梧棲漁港逛了一下,吃了一下已經快烤成魷魚乾的魷魚就回台北了。

今天早上,帶媽媽去了覺旅吃早餐,
剛好拿到屬於JOJO代號的33號碼牌 :)
八點開門,早餐時間約莫九點就客滿了。


他的拿鐵沒有拉花,上面的奶泡看起來像是機器吐奶的結尾點,
But, 還真好喝。


逛了一下家樂福,台北的天氣變得好涼,飄著討厭的細雨,
下午就沒出門,研究了一下我們陽台的花。
沙漠玫瑰真的不能澆太多水,但爸爸講不聽,
媽除了把花盆用塑膠袋套起來(兩層)還寫了警語。


然後我看見這個攀著欄杆的綠色植物,
他是倒地鈴,很多荒廢土地的圍籬上都會有。


摘下來是這樣,變成褐色大概就成熟了。


讓人驚奇的是,他的種子,有沒有這麼可愛!
整排的愛,在向我走來。


我上週隨手畫了這個,
好像失去方向的迷惘,都寫在臉上了。

接下來,要是迷路了,給我方向好嗎?


晚安。


[ 4 回應 ] ( sb_view_counter_plural_pre103預覽 )   |  permalink
Days | 20120825 at home 
八月結束前的最後一個週末的週六,陪媽繞了好多地方。
1.內湖民權星巴克門市
2.內溝溪
3.東湖市場
4.安康路朋友家
5.林口街春來蚵仔麵線
6.下午還去了大潤發
(騎車騎的我熱死了)

然後我發現,媽媽除了會用手機傳line給我之外,她自拍也很厲害。

左:今天在內溝溪散步的時候,我拍的。
右:媽媽上星期帶爸爸出去散步的時候,她拍的。


爸還是呆呆的,媽還是一樣擔心這擔心那,
我還是一樣脾氣很暴躁,你還是一樣喜歡我嗎?

Liz

[ 1 回應 ] ( sb_view_counter_plural_pre87預覽 )   |  permalink
Days | 向晚 日出。 
很久,有點散漫像是逃避的不想記錄關於"老"這件事,
但,我慢慢長大,爸媽一直在變老這件事卻沒改變的一直往前走著。

這週六全家去吃了瓦城。
媽說,我工作很辛苦,所以他要請客,
雖然拿到3086的帳單他double問了幾次,是3開頭那個是要付的錢嗎?
但他還是開心的付了,這好像是媽第一次請我吃飯,那感覺很奇妙很溫暖。

而我最近的工作真是他媽的辛苦沒錯。

媽昨天下午用兩片香蘭葉煮了開水,
那味道淡淡的,是被幸福包覆著的味道。


然後昨天吃完飯回家的時候,天竟然還沒有黑,
你應該記得這向晚的顏色是我的菜。


跟昨天的向晚say good night.
本來以為今天四點半起床 出發去外木山可以看的見日出,
沒想到五點半太陽出到眼睛都快被閃瞎了。

媽,弟弟還有弟的女朋友,下水玩的時候,
我研究了今天的天空,還有死纏著我不放的海蟑螂。


我希望生活是這樣清淡的顏色,真的。


今天在蒐冰箱的時候,看到媽媽寫給爸爸的字條,
人能夠一直扶持到老,是多美好的事。
我跟你也要這樣才行。


嗯,勾勾手 一直往前走。



[ 2 回應 ] ( sb_view_counter_plural_pre95預覽 )   |  permalink
Days | 20111009 這假期,淋濕我整雙鞋的朱銘美術館 
這假期,沒跟JO趴趴走,待在家裡陪媽咪,
為了外婆這月底的對年,昨天印尼的小阿姨來了台灣,
昨晚接了她之後,天空開始下雨,一直下到下午回到家。

昨天上午,跟媽去了內湖花市,
吃早餐的時候,媽想到外婆又哭了 :(
媽買了兩盆直呼好便宜的花,然後她回到家迫不及待的跟花拍了照。



我們家的絲瓜唯一產出的一根,昨天被我當晚餐吃了。


絲瓜的花還是開著,但媽說沒有公的配,不會再生了說。


茄子也還是很努力的開著花,但收成沒有以前這麼好了,
你想是季節到了嗎?


然後是今天,雖然一早起床 看了外面的天氣跟氣象局的預報,
都知道北海岸的天氣是凶多吉少,但還是去了本來預定的目標:朱銘美術館。

從高速公路下萬里,走外環道竟然錯過了亞尼克!
迴轉了幾次後,在大雨中順利的坐在室內吃蛋糕,喝咖啡 很滿足。
BTW,我們比臉誰大遊戲,我贏了!


到了朱銘美術館,雨還是很不給情面的一直下著(話說 幹麻給我情面),
你注意到我媽咪跟我阿姨的衣服了嗎? 是姐妹裝。
媽咪是人來瘋,一點都不像老人 :)


美術館裡的優雅黑天鵝啊,整個無法爭食過那些很可怕的錦鯉,
所以我們只好把飼料放在魚到不了的地方,
都吃不飽了還優雅個什麼勁啊你。


又是雨又是霧的,我整個鞋子淹水淹到一個不行...
這些感覺有點滄桑的石雕,在這個時候有點恐怖的FEEL...


媽很喜歡這裡,讚嘆個不行 (拜託,我就知道你會喜歡好吧)
但她對下雨整個很沒輒,除了鞋子濕掉之外,其實我也挺愉快的。


罩著霧的還有這顆一直自己在唱著歌的樹。


這區的風景,少了人的風味,我好喜歡。


池邊自己開著,散發的迷人香氣的野薑花,
也難怪我會喜歡你。


約莫四點半回到家,媽可能是應該假勇拍照的時候把傘拿下來感冒了,
現在還在不舒服,然後她就怪我們去吃了阿秀海鮮,
吼! 阿秀躺著也中槍 !

等下整理一下我昨天畫畫一整個下午的搞亂的桌子之後,
我要躺在我的豬圈裡翻滾了。

啾一個,晚安囉。




[ 2 回應 ] ( sb_view_counter_plural_pre95預覽 )   |  permalink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下一頁> 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