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 2018 年 4 月

“鼻鼻,我這個星期要騎車車到基隆”
我是這樣跟JOJO說的。
自從健康檢查那天,每個小姐都叫我要多運動的那刻開始,
總覺得我年邁又肥胖的身體應該要動一下了。

然後,6點20分我們就出發了。
在汐止市場買了飯糰跟燒餅,就在旁邊的全家先吃飽,
除了高速公路那邊要過兩個紅綠燈,其他地方都還挺順暢的。

仙丹花開的很夏天,我們家的仙丹也已經冒出花苞說,
這幾天應該就可以見傾了,
見傾 → 正好看的時候
(希望我去東京的那幾天也可以遇到楓葉跟銀杏見傾)
腳踏車前面的包垂頭喪氣的有點可憐,
KHS的鋼管好細,鎖都鎖不緊呢?

騎著騎著到五堵,又鬼打牆騎到了砂石場,
繞來繞去才發現其實要騎到河的另一邊?
騎到另外一邊之後,發現是我之前騎車最害怕的那段(有野狗+墳墓的)
JO看到有個友諒產業道路就想說騎看看(不要有野狗就可以)
裡面還挺舒服的,我帶了藍芽喇叭邊放邊唱還挺開心的其實。

最後遇到上坡就放棄了,準備回程。
穿牛仔褲害我屁股痛死了,
回程路上遇到一個小坑道,剛好這邊的站牌叫做一坑,
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這個坑來著?
BY THE WAY 這裡應該是友蚋小村落這樣。

回程就走一樣的路,太陽變大了,踩著踏板的腳變得很重。

沿路的風景挺美的,不過不能一直騎到基隆有點遺憾,
那個麥克風大橋,好像很厲害,是汐止的地標這樣,
梔子花的季節也到了,淡淡的清香讓人心情變得很好。

路線大概是這樣,雖然沒有很遠,
但我整個週日都快要壞掉了,還好今天還可以上班。

同場加映週六去台中買的金陵蛋糕的杏仁酥,
好吃到一個爆點,但這樣虛華的包裝,還真的很罕見啊,
不過也挺適合台中的就是。

然後你看下倒數,我已經破200天了耶 :)
? 天狗等等我,我要去高尾山找你了!

週五跟媽媽許願要一個夏日專屬包包,
昨天繞了永樂市場選了布,
今天我的夏日專屬布包就產出了。

顏色是媽媽選的,
雖然顏色沒有很夏日,但卻是我喜歡的點點風格(其實本來想要找格子!)

YKK拉鍊為包包必須要件?

九重葛開的好好,美好陽光是植物的必須要件!

黑仔菜老了不能吃,但花看起來也很可口?

磨石子地板有著老房子的專屬風情,
我喜歡這樣的清爽感覺,
有一種香香的味道。

雖然我仍是還有兩週才發薪水但已經口袋空空的月光族王小姐,
但人生啊,能有這樣的初夏午後?,夫復何求。你說是吧。

我還兼天性樂天呢!

記得我總在尋找新手帳或是筆記本的那幾年嗎?
幾年前找到了MIDORI MD Paper 之後,
我再也沒有試圖摸過其他的新本本了。
而MD Paper 他今年十週年了呢 ?
前兩年狠下心買了內頁也是用 MD Paper的 TRAVELER’S notebook,
TN能完全meet我的需求,大概是那種訂終身的感覺。

另外一直盲目尋找適合筆袋的那些日子,
就算不用,一年可能帶出門幾次,我也需要一個筆袋那荒謬的想法。
還好,我後來找到一個大小剛好的 pen case,
然後他真的也沒有跟我出門幾次,
對,我只是需要一個筆袋,不解決這個想要不行。

一直覺得自己善變,
但也許我只是還沒有找到自己真的不挑惕的感覺而已。

剛拿出來拍照,已經很久沒帶出門的TN & 已經訂情的筆袋
灰塵有夠多,拍完鼻涕流不停?

然後是尋尋覓覓的錢包,
我以為PRADA已經是我最好的選擇,
結果長的短的都買了,還是都進了防潮箱。
(短的那個還是為了搭配我的Gucci Soho Disco買的?)

後來以為自己是文青,應該要用的是手工植鞣革的作品,
結果大大小小,什麼顏色款式買了幾個,
但我嚴重的手汗加上嚴重的人格缺陷,
那所謂植鞣革顏色變化的美感,對我來說只是不勻稱的污漬。

皮色那個我用最久,底部顏色非常不均的部分,
就是吃飽飽我手汗的地方。
黑色的同款但皮太薄,一點都不像是錢包該有的樣子,
最短命的那個藍色手工長夾,大概只變色了兩週,也進了防潮箱。

最近失心瘋找了一個 LOUIS VUITTON M60017 Zippy wallet.
這錢包有點大,
其實不太符合錢包整齊,錢很少,卡只有幾張的人使用?

吸引我的是在眾多的夾層中,
有一個似乎可以裝支票的部分竟然可以讓我free style的放零錢,
完全命中了一直以來找錢包的重點,
(自己都深深覺得,我的重點真的好微小沒錯)
至於原本放零錢的拉鍊,我就拿來放麵包超人的OK繃了。
我的手好有戲?

已經屬於我的這咖LV,他的 Monogram Canvas 有種難解的不平整,
JO說應該收藏的時候造成的壓痕,
在我看了數百張wear and tear照片之後,
雖然還是很難釋懷,
希望用久了真的會像外國論壇上面寫的那樣,
“heat and use” 透過使用真的會減少上面的痕跡,
或者我發現滿滿的錢?也可以撐起他美麗的樣子。

然後這應該是一個救贖文,
完成了之後,我想我應該可以慢慢無視上面的不平整了。
就像手機螢幕上的微小刮痕一樣,久了就看不見了,
但好像又不太一樣,這其實有點大條?
時間真的可以撫平一切嗎?我想我們可以繼續看下去。

BTW, 今天內湖NVIDIA門口花圃的綬草終於開了,
沒用的手機,平角怎樣都對不到焦,只有這個當作今年的紀念吧。

忍耐力真的很弱的麗子。

這幾天又買了一隻→ uni KURU TOGA三麗鷗各種偶像版
(這種鬼名稱我也取得出來)
KURU TOGA網路上的資訊很多,
其實就只是比較厲害的自動鉛筆而已,
但上面有看著我不肯走蛙蛙的可沒有這麼好找,
(我看是你看著人家不肯走吧)?
所以就被我收編了。

拆拆開,包裝貼本本,筆丟到筆區,
是一個療癒加花錢買開心的概念。

能這樣簡單可以買到開心真好。
再上一天班就放五天也感覺好好。

JO上週出門寄信,發現公司附近公園的流蘇已經開了,
昨天我們去了流蘇的大本營 → 台灣大學做了小調查,
果真流蘇真開滿了,分數?分。

昨天太陽很大,藍天缺乏,拍出來的白色沒有什麼層次,
但你可以發現,他非常滿,滿到讓人覺得滿足。

怎麼看都喜歡的概念。

本來要找的綬草,沒有在該出現的地方出現,
結果喝醜檸檬愛玉的時候,他竟然出現在入口處的盆栽
我還是得要好好找找看原野上的他才行!

這季節開了很多花,
大概是焦沒有對好的鳶尾,過曝的鳶尾還有孤挺花。

孤挺花+JOJO

還有這個,開的剛好的天堂鳥。

在涼亭下野餐好像也不錯,但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吃。

流蘇+綠色JOJO

這個也開的很美還隨風飄逸著,但應該就是個什麼盆栽花而已,
我喜歡的野花啊,應該還在山上等著我去拜訪吧,
等著我吧 ? 後會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