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 HOKKAIDO |1/17 Home , Sweet Home.

回家的這天早上,路上有點泥濘,
還好行李只要拖過一條街就到車站了。
一樣早起吃了早餐,外面的雪大的有點嚇人,
紀念一下早餐JO都會幫我拿的生魚飯,
我還會在上面澆上味增湯,真的很讓人想念。
我這個在台灣只要吃握壽司就會烙賽的人,
在日本吃遍生食,一點事情都沒有。
地域性應該還是有關係。

在機場瞎混蠻久的,但出境的人實在蠻多,
我們在星宇開櫃的時候就先去掛了行李,
除了25吋美國旅行者,我們還買了一個手提行李袋,
整個身上都是行李實在很麻煩(加上伴手禮跟兩個背包)總共有四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回程我們買的是全額的機票,
所以才有這般待遇?

安檢排很久,然後最痛苦的是:每個人都要脫鞋子檢查。
在飯店我穿鞋都用鞋拔子,我的雪靴買的剛好,但穿了厚襪也不會緊,
就是因為小高筒的關係,實在很難不靠工具把鞋子穿好,
終於,我的手指都要弄斷,才把鞋穿進去。(生氣)
到了管制區賣店很少,我跟JO本來想說反正上飛機就有飛機餐可以吃,
結果,我們最後起飛的時間是晚上十點。
還好我有去找到兩個紅豆麵包果腹,不然真的會餓暈。

飛機來的時候就延遲了,加上到新千歲之後的作業,
我們大概四點多上飛機應該是,上飛機之後除冰防冰作業要差不多一小時,
但除冰完因為能見度不足,又不能飛,
機長一度跟機場要求讓我們下飛機在候機室等待比較舒適,
但大家都站起來行李都拿下來準備要下機,
又公佈了機場不答應我們開艙門。
就這樣,又開始瞎等,在延遲上機的時候發了一些餅乾,
在機上則是提供了無法果腹的日本米果跟只會造成想尿尿的飲料。

你看我的窗戶的雪有多厚,外面那台KAFCO的油車,
不知道是不是要去處理我隔壁台國泰跟大韓航空碰撞後的燃油。

窗外的大雪,真的很不妙,我那時候想,如果真的滯留新千歲,
我明天的出貨要怎麼辦 (優良員工)
影片:

這也是蠻巧的,還好我還有一個窗戶可以苦中作樂。
你看第一次除冰之後的機翼,又被大雪覆蓋成這樣。
勞斯萊斯引擎也看不見了🤓

新千歲的國際線的關場時間是晚上八點,
然後,其實一下就晚上八點了。外面的雪有點稍停,
機長應該也是一直要求機場在能見度許可的狀況讓我們起飛,
終於我們在九點的時候,有機會可以起飛又進行的一次除冰 防冰的動作。
就是這台 Elephant Beta ,
作業的方式我大概去查了一下長榮航空對除冰防冰作業的解釋,
畢竟他們是一家人?

除冰對飛安是極為重要,起飛前如果霜、冰、雪附著在飛機上,會破壞飛機飛行時的氣流導致升力減少或是把重要的空速管或皮托管(pitot tube)堵塞。
除冰的方式也不只一種,照片中千歲機場的除冰車-(Elephant Beta) ,是使用加熱過的乙二醇噴灑在機翼表面,好融化冰雪及沖洗。如果還在下雪,剛除完冰的光滑機翼需要立馬再上一層防冰劑,防止冰雪再次累積。但防冰劑是有時效性的,所以一台飛機除冰作業,最好有2台除冰車同時左右開”工”喔!

我的照片符合了新千歲機場跟Elephant Beta,

最後我們在約莫十點起飛,應該是當天的最後一台國際線起飛的班機。
在飛機場大家都在討論旅遊不便險的理賠,
我則是在想我的上網機只租了七天,如果滯留我明天應該還有流量可以用吧?
還好,後來順利回到台灣了,只不過有點晚,大概兩點這樣。
第一天答應的勞斯勞斯引擎,謝謝你很給力啊!

我們本來應該七點五十就要到台灣的,雖然晚了幾個小時,
但還好安全抵達了。
下次來札幌應該是秋天,應該就不會有被大雪擾亂班機這種事情,
大雪取消航班跟火車在雪國蠻稀鬆平常的,
就跟我們的颱風一樣吧,只是下雪影響的時間跟颱風比來說長太多了。

這次的體驗,非常的不同,幾乎什麼狀況都遇到了,
對我們來說沒有造成太多的不便,
多得是對大自然的敬畏跟慢活旅行才能夠得到的經驗而已。

時間過得好快啊,我的Way to happiness 是2006年開張,
第一次冬天去札幌2007年1月,
經過了這麼多年,第二次遇到雪原來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那句,我明年還會再來的唷,竟然已經經過了17年了。
在舊空間的照片在Xuite關站,也找不到痕跡,
一些嵌在舊Blog的照片也不知道為什麼變得歪七扭八,
快要到年過半百的年紀了,看到以前的自己,好像也沒什麼感概,
有時候覺得活著也蠻累的,有事情可以期待很好,現在就期待2025年秋天吧。
下次去北海道我一定要去函館,
我再想想要用什麼方式去,去參加二日遊?還是函館進札幌出?
不管怎樣我想JOJO應該都會依我吧。

我長大了,生活無虞 應該不會對自己失言了。
希望我的龍年,可以順順利利平平安安健健康康,謝謝媽祖娘娘保佑。

2007的我,是不是其實,還是一樣可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