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0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記得我總在尋找新手帳或是筆記本的那幾年嗎?
幾年前找到了MIDORI MD Paper 之後,
我再也沒有試圖摸過其他的新本本了。
而MD Paper 他今年十週年了呢 ?
前兩年狠下心買了內頁也是用 MD Paper的 TRAVELER’S notebook,
TN能完全meet我的需求,大概是那種訂終身的感覺。

另外一直盲目尋找適合筆袋的那些日子,
就算不用,一年可能帶出門幾次,我也需要一個筆袋那荒謬的想法。
還好,我後來找到一個大小剛好的 pen case,
然後他真的也沒有跟我出門幾次,
對,我只是需要一個筆袋,不解決這個想要不行。

一直覺得自己善變,
但也許我只是還沒有找到自己真的不挑惕的感覺而已。

剛拿出來拍照,已經很久沒帶出門的TN & 已經訂情的筆袋
灰塵有夠多,拍完鼻涕流不停?

然後是尋尋覓覓的錢包,
我以為PRADA已經是我最好的選擇,
結果長的短的都買了,還是都進了防潮箱。
(短的那個還是為了搭配我的Gucci Soho Disco買的?)

後來以為自己是文青,應該要用的是手工植鞣革的作品,
結果大大小小,什麼顏色款式買了幾個,
但我嚴重的手汗加上嚴重的人格缺陷,
那所謂植鞣革顏色變化的美感,對我來說只是不勻稱的污漬。

皮色那個我用最久,底部顏色非常不均的部分,
就是吃飽飽我手汗的地方。
黑色的同款但皮太薄,一點都不像是錢包該有的樣子,
最短命的那個藍色手工長夾,大概只變色了兩週,也進了防潮箱。

最近失心瘋找了一個 LOUIS VUITTON M60017 Zippy wallet.
這錢包有點大,
其實不太符合錢包整齊,錢很少,卡只有幾張的人使用?

吸引我的是在眾多的夾層中,
有一個似乎可以裝支票的部分竟然可以讓我free style的放零錢,
完全命中了一直以來找錢包的重點,
(自己都深深覺得,我的重點真的好微小沒錯)
至於原本放零錢的拉鍊,我就拿來放麵包超人的OK繃了。
我的手好有戲?

已經屬於我的這咖LV,他的 Monogram Canvas 有種難解的不平整,
JO說應該收藏的時候造成的壓痕,
在我看了數百張wear and tear照片之後,
雖然還是很難釋懷,
希望用久了真的會像外國論壇上面寫的那樣,
“heat and use” 透過使用真的會減少上面的痕跡,
或者我發現滿滿的錢?也可以撐起他美麗的樣子。

然後這應該是一個救贖文,
完成了之後,我想我應該可以慢慢無視上面的不平整了。
就像手機螢幕上的微小刮痕一樣,久了就看不見了,
但好像又不太一樣,這其實有點大條?
時間真的可以撫平一切嗎?我想我們可以繼續看下去。

BTW, 今天內湖NVIDIA門口花圃的綬草終於開了,
沒用的手機,平角怎樣都對不到焦,只有這個當作今年的紀念吧。

忍耐力真的很弱的麗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反垃圾試題,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