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31 該是秋天了

昨天寫了鋼筆社團的一張交換明信片,
主題就是無臉男的章,
沒想到拿起來要去上墨的那一刻,
他老大的左臉掉下來了 ?
緊急的用白膠拯救他已經脫落的臉…
(我果真力道大該大的時候不大,亂割斷我倒是挺會的)
今早白膠乾了,試蓋之後:
除了左臉有點戽斗,其他都還好,
我這個人就是同一件事情不想做第二次,
完全沒有再刻一個的力氣。

寫完明信片,不知道要刻什麼,想試試新的豆泥,
於是隨便刻了一個楓葉? ,
不好不壞,心裡想著該是秋天了吧。

我想我還是需要去添購一些基本色,
像是正常的藍色跟正常的綠色之類的,
我鼻鼻應該會讓我買的吧。?
要到西湖了,準備下車了,
今天應該是簽核很多的一天吧,我想。

描圖紙上的無臉男也可愛得要命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反垃圾試題,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