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5 那紅的像火一樣的山桐子。

四天長假就這樣過完了,
除了第一天去了大雪山,剩下三天都在吃吃睡睡看影片中度過,
上週五放假前,主管跟我說,我要兼另外一個部門的助理主管,
這公司像亂了套似的,雖然我不知道一個人怎樣接兩個部門,
而且我勢必手上的客戶要交接給其他助理,
其實我還真的不知該怎麼動,怎麼接,走著看吧。

希望我們胡亂裝的那個屏風可以讓JO的工作找得順利些,
然後,我的工作也可以順利些。

看看週六的鳥吧。
週六到山上,我想都已經快八點半了吧,
人多到一個連停車位都沒有,在路邊找到一個停車位,先下車看看狀況,
是今年的山桐子太晚熟嗎? 都已經三月了還這樣紅通通的。

今天的天色真的很差,中間還下了非得要撐傘的雨,
我們來得晚,位置也站的很差,我的50-200加兩倍鏡,還是負責重要的錄影任務,
JO站的很遠,那E5什麼機皇,我超想打爛他,還好300可以擋一下那不足,
等我有錢買EM1 MarkII 跟 300 f4就馬上把你冷凍起來!!

這天除了大雨還有大霧呢

我的鏡頭雨衣真的有防水!

今天的鳥大概是白耳畫眉,黃腹琉璃,白頭鶇(大家都要拍他的樣子),
冠羽畫眉,黃山雀(只出來一下下)。

白耳畫眉,他有點偏大隻,所以我們沒有很愛。

猜猜他在哪裡?

吃果子影片

白頭鶇也很怕人,出來幾次一下下。
一開始看到剛好錄到他跟母的在同一個畫面,頭是真的很白沒錯。

長得很可愛的樣子

其實遠的要命,上面那張裁切很大。

嘴巴咬了果子,應該是好吃沒錯吧。

綠葉還是很遠版

白頭鶇母的,母的總是這樣其貌不揚的樣子。

姿勢很多,但就是很遠。

我也有拍到一張,但因為我前面有很多葉子,
結果就拍成這樣,
這應該不是因為霧的關係,很亮的時候沒有霧。

我們還拍到遠的要命加霧的要死的黃腹琉璃母的加公的,
母的,其貌不揚too.

公的,在霧裡面。

我還有拍到一張比較能看的:)

這天大概就這樣,差不多12點我們就下山了,
鳥不知道怎麼著,似乎比以前怕人,拍鳥的人真的變好多,
拍鳥的歐巴桑數量也變得很龐大,
哪來這麼多人喜歡鳥了?真希望他們能安安靜靜等鳥就好。
(噓)

見下圖,
我超愛的御用拍鳥外套,今天可以擋了很大的風雨啊,
JO則是穿了御用歐吉桑拍鳥外套,然後把帽子給相機戴,
自己搞到頭有點痛,話說這天山上真的是冷來著。

Bye,

十點多了,我該睡了,明天是開始打仗的日子。
I will be fine. I th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反垃圾試題,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