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18 田寮洋,藍喉鴝

好久沒有想要去哪裡拍候鳥的想法,
上週一直看到FB上的藍喉鴝,又知道在田寮洋,就心癢癢,
但田寮洋這麼大,到底藍喉鴝在哪裡?
還好我冰雪聰明,好歹我在FB有認識一個大哥,
我就只好厚臉皮問大哥說:大哥請問田寮洋的藍喉鴝還在嗎?
大哥雖然簡短的回我:還在,但隨即給我地點的坐標 (人怎麼這麼好)

大概知道點在哪裡,星期六五點起床,先去福隆吃了早餐,
回頭去田寮洋的時候路上,下了毛毛雨,在車上組好機器,
剛好雨停,就慢慢走進去賞鳥的小巷子,
本來以為沒人要槓龜了,原來大家都把車停在火車路下面的涵洞裡面,
現場人還不少哩。

就是因為人不少,我們的位置非常的貧瘠。
現場只有我可以站在灌溉水的水道裡面 :) 一個有點囂張的概念。
但也是因為沒有上面可以站,只能這樣。
還好今天氣溫並沒有很低,
不然其實站在水裡,我的膠靴就算挺厚還是會冷。

今天有把鏡頭雨衣帶著,
在時不時下著毛毛雨的時候很有用。

藍喉鴝很乖,但我們也這樣來來回回等到12點,
一樣的姿勢,一樣的出現模式,
一樣聽到火車來會嚇走(鳥點就在鐵軌旁邊),但還是每次出來都看得樂此不疲。

今天的大配角-毛很亂的鶺鴒。

藍喉鴝出來的路線就這樣,
從水泥邊邊上慢慢走過來,

走來走去

走來走去

然後跳到擺放的橫木上,
頭髮被風吹亂了。

中間還會出現出來串場的黃尾鴝母鳥 :)

等鳥的這中間,一直有人來來去去,
大家談論的大概是雲台多少錢,腳架多少錢,鏡頭多少錢,機身要不要買新的。
還好,我跟JO在很旁邊,有點遺世獨居的感覺,不會參與到,
不過現場也只有兩隻 Olympus,也沒有想要鳥我們,
也難怪我都沒有鳥友。

這中間JO大概移了三次位置,只有一次失敗。
很少遇到友善的鳥人,失敗的那次就是友善的鳥人大哥在他旁邊移了一個位置,
叫JO過去,但JO過去之後,前方那個不太友善的大哥說,
我等下拍的時候頭會抬起來,你自己考慮一下要不要站這裡。
然後JO就回到原來離鳥最遠的位置。

最遠的位置是下圖最左邊那張。
不知道他老大眼神怎麼這麼猥褻?
中間是某個帶兩支大砲的人走了之後他挪過去,
最後大家都快閃了,我們就到了一個不錯的好位置這樣。
“等久就是你的”的一個概念。

有時候藍喉鴝也會站到旁邊的枝上,oh也是綁出來的

看起來總是很溫柔的黃尾鴝,也會跳來跳去。

嘴開開,好可愛

黃尾鴝的背真的很好看。

我有錄到他美麗的樣子,好爆框。

藍喉鴝的正面真的很漂亮,但背後就非常普通。

難得跳到下面小石頭,這樣子好像在撒嬌。

偶而會在地上自己找吃的,一找找很久。
現場的光線其實不太好,ISO 800很勉強,
但Olympus ISO再高一點畫質就不行了,只好習慣。

我的50-200接上2倍鏡畫質實在很渣,但你看我有錄到藍喉鴝唱歌,
但你聽不到他唱歌沒錯,因為只錄到快門聲。

你看他站的位置跟姿勢其實都差不多,
但好可愛,所以這天我們兩個加起來拍了10G的記憶卡吧,千把張。

在最後的好位置錄到他跳來跳去(也是爆框)

褐頭鷦鶯也很可愛,但他很愛動所以很難拍得好。

這兩張看起來差不多,

我跟JO站的角度差很多,我拍出來是這樣,
縮圖無醜圖!

鶺鴒也很可愛,我的組合也只有錄影能有點價值了,
他就是毛很亂的那隻。

哎呦這自拍,我喜歡死了,
但阿喬的帽子,怎麼戴成這樣,好像阿伯 >_<


Bye 田寮洋。

昨天下午很早就回來了,帶著阿愣出去喝下午茶,
很有沒有拍鳥了,所以拍到鳥很開心。
我想JO也很開心吧。
這樣傻傻的過日子真好對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反垃圾試題,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