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9 野花順走

三天的假竟然就這樣放完了,
我的DELL更換SSD這件事情就搞了我個人專屬的MIS兩天,
加上一開始系統是在5400轉的硬碟上,
真的是慢到靠腰!還好昨天晚上搞定了,今天把需要的軟體裝一裝,
明天就可以帶去公司請公司的MIS設定資料,
確定沒問題,公司的ACER也可以功成身退回家來待命了。

我的DELL還有一個讓人很害怕的地方,
他的觸控板旁邊複合材質,好摸歸好摸但我總覺得用到最後會掉漆+黏噠噠。
這點就讓時間來證明,然後我會上來抱怨 :(
至於數字鍵跟觸控板,我想這點MAC已經無人能敵了,
反正是公司要用鍵盤就習慣它,反正一定要外接滑鼠就沒差了。
(JO逼迫我買了一個數字鍵盤,有點難打,希望可以幫忙工作的忙)

這三天,本來要去宜蘭繞繞的,
但剛出門還沒有到深坑就遇到瘋狂的腳踏車騎士,
我們想了想,北宜上可能會有很多不同的車在搶道,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很早出門,亂繞了一通,
在路上一直巡視有什麼野花可以拍,
一開始看到的是這個:

向天盞(半枝蓮)

我拍著拍著,JO又拿了路邊的野莓來引誘我,
我就是膽小不敢吃,也許那滋味會讓人允指回味也不一定。

再騎過去一些,路邊日照不充足的山壁上有滿滿的哈哼花,
但是這日照也太不充足,連用手機補光都拍得醜不拉機,
拍了很久,但不甘心,一張可以看的照片都拿不出來,都快氣死了。
但JO不知道怎麼瞎繞,在一個比較亮但也是沒有日照的山壁上,
我又看到哈哼花了 :)

是哈哼花沒錯唷(我之前總以為是哼哈花)

這個也非常的小唷。

在哼哈花的旁邊,我們還看到了還沒有開的[地耳草],
我上FB社團問的答案,馬上有人秒回,好開心,
我好像有可以辨識野花的朋友了。

你看,他好漂亮喔,她開起來完全是另外一個樣子,
等有機會看到,就拍起來 :)

用摩托車鑰匙做比例尺,大概是這樣

不仔細看,真的注意不到那兒有花呢

拍完這個我們就緩慢的到汐止的星巴克喝了咖啡,
這時候才快十點,我們都從山上繞了一圈下來,時間很珍貴,我真的很喜歡早睡早起的感覺。
然後上了汐平公路,往平溪去,
汐平的台灣白芨時間過了,山壁上只剩下幾株,
旁邊新立了要保護植物的告示,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偷摘,所以多了這些警告,
比較低矮的那些,是不是明年就看不到了呢?

這張是我頭頂著JO的屁股,他手伸長開連拍拍的 >_<
光線很差,手抖,腳抖,這樣應該是最好的狀態了。
最大的那朵裡面,有一隻屁股伸出尖刺的蟲,
有點可怕其實,所以完全不想裁切,今年的白芨只能當作紀錄了。

他真的很遠,不能近拍有點失望。

連果莢都已經爆開,這樣還挺可愛的。
想見他已經開完多久了,我總是在季末找季節的花,怎麼可能會找得到啊。

到了目的地先吃了客家湯圓當午餐,
JO以為香腸攤只要排一下下,結果排了超久只為了一根香腸。
這天天氣真的很好,鐵軌旁的玫瑰也開的太美。

路標上孝子山好像很厲害,除了陡峭我絕對無法爬之外,他還有艷紅鹿子百合。

平溪郵局的陽台上種了金雀花,這就像風景明信片一樣討人喜歡。

回程的路上,基隆嶼看起來好遠又好近。

昨天我們去了台大,本來想說有流蘇可以拍,
結果流蘇只剩下綠油油的葉子,繞了校園一圈,
我跟JO說,校園這麼大我們找找綬草好了,
結果這一大圈,我們只在一個偏僻的角落找到這個還沒有開好的,
用心找就找的到,這件事情真的讓人很開心。

前天晚上在弄DELL的時候,手滑的點了現在很夯的通靈少女,
沒想到手滑兩個人窩在沙發上用ipad看了兩集,
昨天電腦裝好測試HDMI輸出又看了兩集,
然後晚上九點,把五六集看完。
我們兩個看得挺開心的,但我也哭的慘…

還好我們都沒有謝雅真那樣的日常,
我只要每天乖乖上班,不至於犧牲什麼其他的生活,
帶天命這件事情,真的太沈重。

這看似無趣,但卻挺安穩幸福,
我是王卡蘿,這是我四十歲的日常,
他是李JOJO,這是他四十五歲的日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反垃圾試題,請回應: